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              感人故事

感人的文章:看见的看不见的眼泪

作者:蔚蓝之蓝 来源: 时间:2009-02-02 21:23:17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感人文章:看见的看不见的眼泪
  我想,没有哪个母亲没有流过泪。那些看见与看不见泪水,在她生命的漫漫流年里,曾那样晶莹地挂在她的眼角上,淌在她的心坎上。我们没有理由忘记母亲,也没有理由忘记母亲那些看见与看不见的泪水。
  1
  我曾千百次地想像,也不忍卒想下去,五十多年前的一个黄昏,在烟波浩淼的长江之上,十六岁的母亲漂泊在一条浪中巅簸的小舟上,在满眼的苍茫暮色里,不知漂流的方向,那是怎样一番景象?
  十六岁,本是一个姑娘如花的季节,可从此就要独自一人为生活而挣扎了。江淮间的连年饥荒,使母亲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两个年幼的弟妹。之后那些痛苦的细节我亦无法想像出了,只知母亲随着逃荒的人群,带着没出过远门惊慌失措的外婆,还有几个尚在襁褓中的弟妹,漂流在谁也不知道尽头的漫漫长江之上。
  秋日的江面,茫茫一片,远天褐色的残阳映射着伫立船头的母亲,十六岁的母亲双眼含满泪水,饥饿与痛苦布满在她那张菜色瘦弱的小脸上。她不知道她怎就这样失去了至亲的家人,她不知道她怎就这样离别了生养她的美丽故乡,从此只如一枚无根的浮萍流离在异乡苍茫的土地上。仿佛一切还是昨天,她那健壮、和善的父亲还在田间为她们劳作,欢乐的歌声从草野间升起。天空瓦蓝,田野金黄,温柔的风吹过了,带来了阵阵远野的芬芳,外婆正在房内摇着纺车,“咿呀呀”的歌声和着窗外的树影斑驳,几个调皮可爱的弟弟正在屋檐下玩着游戏,喜悦与欢乐映红了他们可爱的脸庞。而母亲正在她小小的闰房内绣着她的女红,十六岁的母亲,美丽、端庄,窗外的清风阵阵,她乌黑的发丝随风摇摆,她一针一线地绣着,绣着她心中的朦胧爱情梦想,绣着她美如花朵的似水年华。她想起后村那个俊秀文雅的少年,想起他凝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充满了莫名的甜蜜与忧伤。
  几乎一夜之间,席卷全国的饥荒与政治运动使母亲这个家族几乎遭受了灭顶之灾。先是在上海教书的小叔被当成反革命投进了监狱,接着大伯一家,父亲与几个年幼的弟妹活活饿死在饥荒之中。在匆匆埋葬了亲人的尸骨之后,母亲随着人流汇入逃荒途中。
  清冷的江风吹来了远方的气息,母亲遥望着家的方向,可故园在哪里呢?漫眼只是没有尽头的滚滚东去的流水,只有一朵朵忧伤的白云漂荡在没有边际的异乡土地上。泪水就这样挂在母亲瘦削没有血色的脸庞上,她两眼茳然地望着杳不可知的远方,生活的不幸使母亲品尝到生命的苦涩滋味,也使母亲渐渐长大。
  也不知漂流了多少个日夜,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死里逃生,直到有一天,当这叶载着母亲他们的小舟出现在一片荒滩时,我曾脆弱、多愁善感的母亲瞬间变得坚强与果断,毅然与那些身强力壮的大人们留在了这荒芜的原野上,要将这里开垦成他们的家园。我不知什么力量支承了母亲,不知是这些天的磨难让她懂得了生活的真正含义,不知是荒原上没有边际的洁白芦花把她吸引,还是这里让她感受到故乡的气息,家园荒芜的母亲要在这里开垦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土地,要在这里忘却与抹平心灵的创伤,毕竟勇敢坚强地活着是最大的理由。
  直到现在,母亲还记得他们开垦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野时的情景,总是一脸的激动,从她的言语中,我能感受到那些已然流逝的往昔岁月。在无边荆棘间,在望不到尽头的芦丛中,甚至还有忍受不住的饥饿与劳累,而他们却是怎样用血肉之躯,用没日没夜的辛劳终于筑成了如今鱼谷满仓,人丁兴旺的一座座繁华村镇。那些日子超负荷劳作留下伤病现在还时常折磨着已近暮年的母亲,但说起这些往事,母亲却一脸的自豪与满足。
  2
  也许是无奈,也许是命运,流落此地没有依靠的母亲嫁给了大她十岁的本地住户父亲。同样没有依靠的外婆也改嫁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在那样的年代,失去家园与亲人的弱小女人,还有什么选择呢?
  对于这桩仓促间结成的婚姻,我想母亲开始是幸福的,母亲甚至有点感激命运之神对她的格外照顾,父亲高大、英俊,里里外外是一把干活的好把式,又在村里干事,更为重要的是对母亲的体贴,常尽可能地减轻着母亲的辛劳。偶尔出差,总会带给母亲意想不到的礼物。母亲甚至现在还常常回味起那段幸福的美好时光,已然布满皱纹的脸上竟蕴满了红润。在那幸福的日子里,母亲每天天不亮就为父亲一大家子准备早饭了,当炎炎夏日午后,别人还在家中躲避着烈日的炙烤,母亲却仍在田间不知疲倦地劳作,她感受到使不完的劲,她要用这辛勤地劳作来感激上苍对自己的馈赠。
  可这短暂的幸福没有维持多久,母亲又开始了另一个苦难的历程。不知是母亲无依无靠的流民身份让父亲族人们轻视,不知是母亲出身书香人家独有的美丽、端庄让妯娌们嫉恨,还是父亲对母亲的偏爱让他们岔岔不平,在这大家庭中任劳任怨的母亲竟成了众之所矢。他们不准无依无靠的外婆落户本村,致使无奈中的外婆改嫁,他们笑话母亲是讨饭的,他们又无中生有地说母亲好吃懒做,不孝顺老人,在外面与人勾三搭四。父亲是个耳根子软,绝对的孝子,听了他们的教唆,便对母亲一日日冷落起来,甚至动不动对母亲一顿毒打。母亲稍作反抗,甚至招来父亲兄弟们的打骂,父亲在一旁竟无动于衷。
  在父亲又一次的无故毒打、族人对母亲的无端羞辱之后,母亲抱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姐姐逃出了家门。
  江水又一次地出现在母亲的眼前,翻滚着苍黄的浊浪。母亲失神地端坐在江畔冰冷的石头上,任清冷的江风吹散她的头发,任泪水滴落在她布满伤痕的心原之上,滚滚的江水如斯地流逝着,它要流逝到哪里呢?而母亲的家又在哪里呢?天间唯有一朵白云默然飘过。
  外婆改嫁后,境况也比母亲好不了多少,继父对母亲几个幸存的年幼弟妹视作眼中钉,对他们只有毒打,只有遍体伤痕。万般无奈中,外婆将几个年幼的孩子送与了别人,等待他们的只是不可知的命运。
  母亲绝望而木然地看着流逝的江水,这没有尽头的苦难让她痛苦,她不知道她没日夜的辛劳,换来的只是无尽的折磨与痛苦。她不知道这苍凉无边的人世还有什么值得让她留恋,惶然间,她凝望见那遥远的天际,那里,在灿烂的晚霞里,那些远逝的亲人正在向她微笑,在那美丽的天堂,在把她呼唤。母亲甚至直起了身子,一步步走向了冰凉没有际涯的江水,江水已在她的脚下唱着渺远空灵的歌声,那是死亡在深情的召唤。月亮升上来了,乌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如水的月光将江水映成一片无边的莹白。恍惚间,母亲窥见还在她怀中沉睡的姐姐,她还是睡得那么香甜,浅浅的笑意还浮在她红红的小脸上,全然不知道这人世的忧愁,还有母亲无尽的痛苦与绝望。
  也许是她天真无邪的笑意止住了母亲的脚步,母亲顿时清醒过来,在阵阵袭来的忧伤与夜风的寒冷间,她也仿佛看见时光在飞快地流逝,她已长大成人的儿女偎依在她的身畔,保护着她,爱护着她,为她试去眼角的泪花,她不禁微笑了,虽然挂着眼角的泪珠在月光下还闪着晶莹的光泽。
  我已想像不出此后母亲又流过多少次伤心的泪水了,但她再也不会绝望,我能想像从此开放在母亲心中的希望,就是她一天天长大的儿女,我不知母亲怎样挺过常人难以挺过的艰难岁月,但母亲咬紧牙关,一日日挺过来了,她的儿女也一日日长大了,幼时,常在睡梦中,已听见母亲起床干活的声音,当夜色深沉,母亲窗前的灯光还在黑夜里闪烁跳跃。多少年的岁月无声地逝去,我们已渐渐长大,正如她所希望的,我们爱护着她,保护着她,不再让泪水流在她已然苍老的脸庞上。
  3
  我们一日日地长大了,也许多年的岁月风霜、母亲的任劳任怨,让父亲懂得了夫妻的真正情义,更懂得了母亲一颗同样美如水晶的心灵,他们之间的裂痕也渐渐消失。母亲每每揉着自己复发的旧伤,边数落着父亲与他家人的不是,父亲只会愧疚地埋头闷声干活,以表达对母亲的歉意。
  还是一样的辛劳,可惆怅与憔悴不再显现在母亲的脸上,她甚至满脸的富足与喜悦,她常常看着她一个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一脸的自豪。母亲同父亲用他们辛勤的双手,让当时一无所有的我们,过上了当地很为康实的生活,母亲的勤劳在当地常被人当作榜样。
  可这一切在那一年结束了。那年,大哥高考落榜,不甘心命运心比天高的大哥搞起了养殖,想打拼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天地。却事与愿违,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欠缺经验,最后又被骗子骗去一大笔钱,一年下来竟欠下近十万元的债务。十万元,在八十年代还很贫穷的乡村,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从此家境一落千丈,登门讨债的络绎不绝,甚至有些亲朋好友见了我们都远远走开,我们尝够了世态炎凉。面对着已近颓废绝望的大哥,还有几乎一夜之间愁尽白发的父亲,只有母亲没有退却,也许多年的磨难,让她懂得了生活的要义。在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母亲作出一个大胆的惊人决定——开垦江边的荒地!这在当时是谁也不敢想的决定,要知道,那是长江之边每年涨水时常常都会淹没在水波之下的土地。在巨大的债务与母亲的一再坚持之下,我们全家,连我这个最小的孩子都扛上最原始的工具,走向那块布满荆棘的荒滩。经过整整一个冬天我们全家没日没夜地辛劳,一块富饶、被翻垦过的黑土地出现在荒滩之上。
  也许是苍天被我们感动,那个春末,我们获得了大丰收。可当九月,夏日的洪水期几乎过去的时候,长势良好的棉花准备开摘、挂满枝杆的豆荚快要金黄时,长江上游一场罕见洪水淹没了我们几乎到手的希望。一瞬间,母亲几乎苍老了十年,泪水又一次盈满她的眼眶。母亲就那样失神地坐在淹没我们田地的江畔,默然不语,才年过四十,却已斑白的头发在风中飘摇。浊黄的江水就这样咆哮着无情地从母亲身畔疾驰而过。夜已经来了,母亲还是那样失神地坐着,任泪水淌满她的双颊。她在想着什么呢?是想着这不平静的命运?还是叹息人世这样的无奈?
  回到家后,母亲整整病了半个月,人也瘦了一圈,当洪水退后,母亲毅然拖着病愈不久的身子又走向那块被洪水淹没得面目全非、曾流下我们汗水的土地,抢种着粮食。我不知什么力量支撑着身材瘦弱的母亲,我只知在这次洪水后,我们家那块开垦的荒地又被洪水淹没过几次,可我再也没有看见母亲的泪水,代之的只有母亲与父亲在荒地里不知疲惫地辛劳。
  当那一年,我们获得了大丰收,经过一家人几年的努力,我们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在那个秋日的午后,我黑瘦的母亲,站在金黄色飘荡着芳香的田野上,在我们的欢笑间,泪水又一次流满她的脸庞。
  4
  我很喜欢凝望黄昏里的母亲,黄昏柔和、安详而深遂,也正如一个历经风霜的老人,只有这个时刻,你才能感受到生命的要义。
  六十多岁的母亲,总喜欢倚靠在门槛上,让黄昏的余辉照耀着她,一脸的柔和、安静,笑看着她眼前的一切。我常常惊讶地看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想寻觅也她昨日往事的踪迹,可我不能得到,有的只是她的幸福与安详。
  是的,我的母亲不再流泪,有的只是幸福,她的儿女早已长大成人了,如一棵棵繁茂的树木环绕在她的身畔,我们爱她,孝顺她,那昨日的痛楚只如云烟一样散去。
  我常常想,母亲应该也会想起她如云烟一样的往事,岁月的流水早已没去了忧伤与苦痛,唯有感慨!感慨生命是这样美丽丰饶,让她这样留恋,坚强而勇敢地活下去。
  我已流浪他乡,人世的沧桑与无奈也时时袭过我的心头,在彷徨与惆怅中,当我想起母亲,想起她那些看见与看不见的泪水,我的心里竟充满着温暖与力量。
  我爱你,我亲爱的母亲!  相关专题:眼泪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感人的文章:看见的看不见的眼泪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