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被包养的女人

作者:足音 [TA的文集]来源: 时间:2012-03-04 13:22:3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被包养的女人   一   过了小马路就是一片百货商场。李媚迈着猫步款款地走着,不规则的纱绸裙角在她小腿上像层层细波,起起伏伏,两条白玉似的臂抱在胸前。完全是散步的模样,脸上却是一片雷电交加。   老王说老婆不同意离婚。那个女人在早餐桌旁听到老王低低地嚅出“离婚”两个字时,便像松开的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冲进厨房,出来时手上紧握着一把刀。女人拿刀对着老王,上下挥舞,不过了,散伙,我去死,我死给你看。她总是这样,不讲道理,把孩子都纠合在一起对付我。老王摇着头摸了一把李媚的乳房,咂巴着嘴。   李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抓了钥匙就冲下了楼。离婚的事最初还是老王自己提出来的,已经说了半年了,胎也坠了一次了,婚还是没有离成。   百货商场没什么好逛的,商场门口在搞销售活动,搭了舞台闹得像唱大戏,李媚便拐进了商场后面的小巷子。   正是午后时分,巷子里的小店大多没什么生意,几个男人坐在五金店门口抽烟,看见李媚过来,眼睛都成了牛皮糖,长长地扯着,死粘住不放,李媚瞪了他们一眼,男人们胆子就更大了,一脸的淫相,嘘着口哨。   李媚不知道百货商场的后面原来有一条这样的巷子,巷子并不属于浮云花园,开在这里,也许是想借浮云花园的人气,大多是杂货店、五金店、快餐店。中午阳光大,晒得下道发出一阵阵恶臭。李媚正要走开,却听见前面传来一句女声,小姐,买蛋饼吗?刚烤好的   是个中年妇女,穿了一身宽松的花衣服,头发却梳成一个光滑的马尾,她笑呵呵地用刀片翻着炉子里的饼,一双眼睛透着和善与亲切。李媚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本来跟老王说好了,开车去南海宾馆吃海鲜,可现在她却一个人出来了。炉里的饼烤得金黄酥香,李媚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她知道它们也就是看上去不错罢了,但今天她却突然有了兴致,决定午餐就它了。   回去时老王已经走了。几个沙发靠背乱七八糟躺在地上,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扔的,也许是那人生了很大的气,一个靠背居然还扔在了垃圾桶里。   李媚慢慢地在客厅踱着步子,双臂交叉在胸前,看到那个垃圾桶时,她顺势踢了一脚,靠背和一桶花花绿绿的垃圾像一缸热带鱼哗啦啦撒了满地。她以为老王会在家等她,没想到他却连一个半小时的耐心都没有。她怀疑这个老狐狸现在在外面养了别的情人,他已经半个月没来浮云花园了,去年他们刚在一起时,他可是每周都来二三次的。   想到老王的事,李媚就有些心烦,想给小昭发条消息,却意外地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查阅的短信息。平时除了老王,几乎没什么人跟她联系,她也不怎么跟别人联系,老王是从来不发信息的,电话也打得少,一接通,只会懒洋洋地说一句话:老婆,一会儿我过去。信息上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号码,更让她奇怪的是内容:哥们,晚上八点,老地方吧喝酒。   有病。李媚对着手机骂了一句,很明显是条发错的信息,她丢开手机,起身去屋里睡觉。李媚有个睡觉的习惯,一个美容顾问告诉她,女人最大的美容秘笈其实是睡觉,李媚跟谁生气都不敢怠慢她的脸,便强迫自己躺在床上,结果却只是烙饼般在床上从右边翻到左边,几秒钟后,又从左边翻到右边。烙饼煎得差不多时,手机又响了,居然还是那个号码:哥们,老地方酒吧,不见不散。看来还是个执迷不悟的陌生人,李媚想了想,决定给这个奇怪的家伙浇一盆冷水:我是个女的,不是哥们。   没想那头却马上回了一句: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李媚觉得好笑,可以断定那头是个男的,有点喜欢拈花惹草,揩点女孩子的便宜。一个无聊的人,李媚顺手删了信息,再“咚”地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对面那幢十五层高的楼亮起许多奶白和淡黄的灯光,隐隐的还能闻到淡淡的饭菜香。老王没来电话,看来,今天他是不会来电话了,这让李媚心里有些发堵。转到阳台上时,她忍不住了,主动拨了老王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刹那她听见老王刻意地嘘了一声,好像中午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甚至他还有些讨好地说,老婆,我在谈生意呢。南海宾馆的海鲜,可是上个月就给你说了几次了。李媚有些委屈地说。下周我们去吃香格里拉,那有法式菜。老王说。嗯,法式菜当然要吃,可人家现在还留着中午的肚子呢。李媚故意捏细了嗓子,扭着腰身,最后的尾声拖得一步三回头,轻轻袅袅,她知道老王最受不了她撒娇,他曾说,李媚的娇撒得能把人骨头酥成一堆的粉末。果然,在李媚又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一程后,老王停了停说,那把这单生意谈完就过去。   老狐狸。李媚用力地把手机扔在床上,再冲到镜子前,换了一套衣服,开始收拾客厅的靠背,还细心地扫了一遍地,喷上了玫瑰空气清新剂。   二   李媚想要辆车。去年她生日时老王送了她一把钥匙,神秘地告诉她这是把值几十万的钥匙,她以为老王在开玩笑,后来才知道是浮云花园精装修的样板房。   这个礼让李媚兴奋得很,以前在公司时,周末她也常去看房,都是些小户型的楼盘,售楼小姐骄傲得像个公主,不耐烦地解答顾客的问题,然后盯着你,催你交现金。现在,老王却送了她一套一百多平米的精装修房子,特别是主卧室,装修得既温馨也不失现代感。每次跟老王做爱时,她都要求在主卧室,那样感觉会好了些。   老王说,老婆,等你今年过生日时我送你一辆跑车,大红色的。   李媚就特别注意起了报纸上的汽车专版,并且还留心起路上的车,没事时,她就会下楼去转转,看看浮云花园小区内的车。   黄昏时小区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下班的,放学的,最热闹的要数百货商场那边。李媚走过去,眼前跳进一个人影,是那个中年妇女,她正蹲在百货商场侧边的菜市场门口跟一个卖青菜的讨价还价。都是些成色不太好的青菜,她用心地挑出几株,再小心地摘那些黄叶子。摊主立即不愿意了,哎,这样买菜可不行的。中年妇女打着哈哈,却眼皮也没抬,继续摘着黄叶子。李媚在一边看着,那天她猛一看见中年妇女,觉得有些面熟,像在哪儿见过,现在才发现,她竟有些像她妈,具体哪儿像,她也说不上来,近来李媚越来越相信凭着感觉的事,曾经有一次打电话,她给那头的朋友说,我的第六感很强的,你家老公在外面一定有了外遇。一个星期后,朋友果然打来电话哭诉日子没法过了。   挑完青菜,中年妇女又问了问苦瓜,然后提着几袋菜踅进小巷子,李媚便跟着她朝前走,蹑手蹑脚,尽量提起高跟鞋,却还是差一点被半路上的一块石头绊倒。这两天她是怎么了,竟做些奇怪的事,比昨晚的短信息还要奇怪。   当时她正准备上床睡觉,随手翻看了一篇杂志上的纪实文章,是一篇叫做“妻子走了,他是儿子”的文章,说的是一个男人,妻子跟着别人去了国外,他却还在傻傻地等着,任劳任怨地照顾妻子残疾的岳父。刚看完最后一个字,短信息便进来了。   睡了吗   李媚恍惚记得是那天那个发错的号码,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又无聊了,这样的夜晚,人心其实是一滴草叶上的露珠,只一口气,便能摇摇欲坠。她没理会。   别忘了睡前喝一杯牛奶,梦会做得好一点。短信息又进来了。   李媚的眉头皱了皱,近来她确实频频做恶梦,来深圳这几年,她一直断断续续做着恶梦,但这一年,她发现自己的梦更多了,一场接一场,有时还像演连续剧,常常她半夜惊醒,瞪着双眼盯着天花板,再也不敢睡去。顿时,她心里对那个无聊的男人少了一份厌恶。便跟他说起杂志上的事情。   一个男人照顾背叛的妻子的残疾父亲,这个男人真蠢。   没错,男人的真爱是愚蠢的。   是报复,他想让女人内疚一辈子。李媚说,她想对方一定没听懂她的意思。   你不是当事人。   他们便争论了起来,发到后来,李媚才发现,自己在做一件愚蠢的事,居然在手机里跟一个陌生人争论了起来,意识到这一点,她便关了手机,结束了跟那个陌生人的争论。   而现在,她竟然无聊到跟踪中年妇女来到了烤饼摊。中年妇女正在烤饼的丈夫看见了她,朝她热情地招呼,买饼吗?李媚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们的女孩坐在店前的路上读书,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水汪汪地打量她。   三   小昭在电话里耐心地听完了李媚的疑心,打了一个呵欠说,阿媚,老王上次还跟我说呢,要好好对你,只是他老婆是个难缠的人,前年还把老王的一个情妇收拾得再也不敢来深圳了。李媚哼了一声说,这个老狐狸好不好我心里清楚,他老婆还给我打过电话,叫我不要逼她呢,我当时一听就乐坏了,我逼她什么了,离了婚她能分一半财产,再说老王有什么好。小昭就在那头笑开了,难怪你急着跟老王结婚呢,找个机会带你看看我的新男朋友吧。   放下电话,李媚觉得还是不舒服,头重,四肢无力。上午天气还好好的,刚吃过午饭,天就阴得像飞了一层密不透的乌鸦,接着风开始丧心病狂地撕扯着一切能撕扯的东西,风一来暴也来了,午睡时忘了关窗,也许正是那时着了些凉。起身上厕所时,李媚顺便又照了照镜子,镜子旁边的插筒里插着今天看过的报纸,裹成筒状的外层上有一张显眼的图片,一个女人的白骨森森地平躺在床上,据说她死了三年,才被洗外墙的工人发现。镜子中的脸就抽了一下,现出了一丝恐惧。李媚觉得冷,看来是发烧了。手机上面有了一条短信息,那个男人说今年的台风天气要来了。外面果然有不绝于耳的呜呜声,她就开玩笑回了一句,我要是出门不会被风刮跑吧?那男人立马回复道:“有我替你遮风挡雨呢。”李媚知道他是说着玩,心里竟也微微颤了一下。李媚找出几片感冒药,吃了,感觉似乎舒服了一点。迷迷糊糊中她仿佛来到了街上,那里挤满了人,人们都紧紧地把自己包裹在厚实的衣服中,冷空气一阵一阵地吹来,像抽人的鞭子,一位小姐拉住李媚说,进来看看吧,我们商场春节大优惠。李媚有些吃惊,怎么就春节了。这时街上突然冲过来几个人,把李媚一把拉过去,剥笋一样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得光溜溜的,人群就围了上来,伸出指头,朝她点点戳戳,还爆发出一阵阵笑声,又一阵寒风吹来,李媚的眼泪就出来了,她疯狂地跑了起来,可那些人群也跟着跑了起来,李媚急了,脚下一滑,竟然摔进了敞开的窨井,一个胖胖的男人对着她笑,递上来一件金缕玉衣,可李媚眼泪直流,哭着哭着她被自己的声音弄醒了,腿猛地一抽筋,才发现自己好端端地躺在那张超大型的双人席梦思上,身子很冷,额头上却惊出汗。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的,窗外的阳光,把淡黄的窗帘布照成一块透明的琥珀,大朵大朵的巴西菊也有了立体感,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李媚的心情却不好,她想起了梦里的胖男人,那种笑容让她想到老王,这只老狐狸前天晚上在她这儿过的夜,他几乎不在这边过夜,这一次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李媚冲完凉出来时,老王正坐在床头抓过她的手机,有个短信息。老王说。李媚一听就急了,猛地扑过去,小昭的,她说了要给我发信息的。老王的脸上就浮上了那种笑容,有点居高临下,有点讥讽,还有点得意。后来李媚就后悔了,她觉得当时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信息是那个陌生男人发的,只是问她晚上吃了什么,另外还告诉她他正在跟一帮哥们边喝酒边聊天。她扑过去算什么,此地无银还是不打自招   直到洗了澡漱了口,李媚的精神还没振作起来。阳光已经把屋里都铺满了,糟糕的是冰箱里除了一瓶过期的酸奶外一无所有,这几天忘了去超市采购,苹果都找不着一个。   早上的烤饼店生意很好,中年妇女边乐呵呵地招呼客人边手脚不停地操作、算账,接过李媚的钱后,她又利索地往锅里敲了一个鸡蛋。   滋滋的煎炸声欢快地响了开来。李媚看见她身后的墙上贴了一张自我简介,是说她希望兼职做钟点工。李媚对中年妇女说,你要做钟点工可以到我那儿去试试。   四   离婚的事,李媚打算暂时不跟老王提了,还有两个月就是她二十七岁的生日了,过了生日再说也不迟,不提离婚,老王的兴致也好了一些。李媚的娇柔体贴得到了回报,一次他们高高兴兴地亲热一场后,老王还在床上提到了车的事,他问李媚了解得怎么样了,看中了哪一款。李媚噘着嘴皱了皱眉,说自己根本不懂行,要跟了老王去看才知道。可实际上,她已经看中了一款别克轿车,报价要四十多万。   人的兴致一好,话自然也多了。自从陈姨到家里做了钟点工,老王还偶尔会开开玩笑,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只脚交叉搁在茶几上,边吐烟圈边说,我老婆漂亮,找了个钟点工也这么漂亮。李媚吃不准这话是在夸她呢,还是在夸陈姨,忙着拖地的陈姨倒不好意思地说,老板不要开玩笑,我们这样的人,还讲什么漂不漂亮。  相关专题:女人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被包养的女人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