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文章内容              亲情故事

父爱有声

作者:一路花香 [TA的文集]来源: 时间:2012-04-06 14:26:46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父爱有声   近日,开始为自己的未来道路进行一些具体的思考,在心烦与迷茫之间,耳际总能很清晰的回响起父亲的笛声,悠远清扬,我知道,我想起了父亲。   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内向之人,加之父与子之间或许为天然的那种沉默,我们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小时候,在每个夏秋的夜晚,总能听到父亲的笛声,那时只是觉得好听,喜欢趴在板凳上看父亲吹笛,远谈不上什么欣赏,而父亲便也只顾自己弄笛,神态闲定,完全忽视他儿子的聆听与渴望,几曲作罢,擦拭好横笛,收拾好便转身回房了,印象中,他吹笛,我听笛,很多年,没有任何的交流。父亲的威严,在我的记忆里总是有吹笛结束后离去的那个背影,影子长了又短,短了又长,春去秋来,记忆的景深里这份印象很单一但不单薄,后来才知道这份厚重叫父爱无言。   随着年岁渐长,听笛时的我除了一如既往的迷恋父亲的笛声《渔舟唱晚》,也渐渐萌生了学笛的念头,鼓足了勇气向父亲提出了拜师的愿望,可不管我是多么的渴望与热忱,父亲总是那么轻易的将我的热烈渴望打压,总是那冷冰冰的一句:“笛子就在那里,自己学去就好。”然后,留下那个离去的背影,冷淡平定。   从我开始读高中以后,父亲吹笛的次数越来越少,一周两次,一周一次,一月两次,一月一次……取而代之的是父亲在灯光下修刀工作的身影,父亲是个裁纸师傅,刀是父亲的伙什子,由于我和妹妹学业的双重压力,父亲现在不得不赶夜工,就这样,晚饭后的家中少了笛声,多了磨刀声。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这笛声与磨刀声的此消彼长,在岁月的侵蚀下,苍老了父亲的背影却开辟了我远行的道路,充实了我远方的行囊。后来我也渐渐发现了一个秘密,那是父亲每月吹笛的规律,高中全宿制,在县城读书的我每月只能回家一次,住两晚又回学校,父亲后来每次吹笛也固定在了我离校的前一天晚上,如此三年,我竟如今才发现,不禁感慨,还有多少深厚的爱曾经被我们的无知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曾经有多少无言父爱被我们的年少轻狂打了漂?不经想,不能想,因为后背的寒气逼得我直哆嗦。   高中以前的我是经常干农事的,读了高中以后渐渐少了,但每当放长假的时候父亲总是会带上我下田下地,我那时总是不解,其实有些事情完全不需要两个人干的,又或者我去了也干不成,但不管怎样父亲还是会要求我去,母亲反感了,向父亲责怪道:   “好不容易放假休息几天,你还带他去折腾,你到底怎么搞的?”父亲还是像忽略我曾经的渴望一样自动过滤掉母亲的不平,丢下冷冰冰的一句:   “背上锄头,跟我走。”   劳作间,父亲会停下来抽几口烟,在这短短的休息时间父亲总是会说点话,要知道平时父亲是基本上跟我没有任何交流的,以至于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好紧张。   “我们村一群人就你读书读出去了,但是你看看,现在干活你是越来越不行了,好多事情都不会干了。”   “我….我不是读书去了很少下地嘛。”   “就是啊,所以啊,一定要好好读书,努力读书,因为你现在已经不能适应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了,你说你不读书又能干什么呢?”   。。。。。   家乡的天地是宽阔的,沿着山脚延伸得很远很远,在紧张的沉默中我能听见父亲的笛声在回响:或许父亲是叫我不要忘了根而每次都拉着我下地干活,对,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不管怎样,都不能忘了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或许父亲是为了让我体验生活的不易,当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为了更好的生活要有更多的付出与努力;或许……   笛声依旧在耳际悠扬,随着故乡的山脊不断的延展开去,很远很远。   “发什么愣,继续做事,忙完回去吃饭。”父亲边低头干活边跟我说道。   父亲喜欢喝几口小,年轻时一斤的量当是家常便饭,能喝酒在邻里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岁月不饶人,年纪大了,父亲很少喝酒了。但每次喝大以后父亲就会变得特别的活泼,像个孩子,跟我大谈他的曾经以及他的生活感悟   “我们小时候的日子那真叫苦啊,哪像你们现在这样……”   说着,说着,会忘了时间,会忘了身份,会丢掉威严,会拉着我的手,会和蔼温柔的说出心中那些语重心长的话。后来,我也爱上了喝酒,大学放假回家,都会找机会好好跟父亲喝上几盅,酒不过量,微醉而已,话匣子打开就好,父亲说完了那些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话之后,会拿起笛子,认真的吹弄,父亲的脸上是微笑着,很甜很欣慰的那种。笑着,眼睛对着眼睛的交流,是第一次,这时的我,再看父亲,吹笛的父亲像个孩子,而我则更像一个经历霜的男人   岁月无声,父亲用自己的脊梁撑起了我的一片天之后也终于在时间的流逝中衰老了。当看到父亲开始弯下去的脊梁,我也不得不承认,父亲老了,父亲老了。   离得家越远,回家的次数越少,不知是不是成长之路上必须有背井离乡,但是确实有好多人在背井离乡的路上完成了自己的成长。记得大学之前,每次我去学校,走之前跟父亲打招呼,父亲都是以一“哦”字平淡带过,不会多说一句,好些次也因为父亲的冷淡而心伤,但这份心伤却永远没有底线,不知是摄于父亲的威严还是某种心灵感应在悄无声息中治愈着我的每一段不解与心伤。久而久之,对于父亲的冷淡我也渐渐以冷淡对之。   去年暑假,回家半月,离家那天,还是照旧会跟父亲打个招呼:   “爸,今天下午走,下午一点半去县城赶车。”我很平静。   “这次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好像没在家待几天啊,下午我送你到村口坐车,你东西不好拿。”依旧平静,但是无比温暖,这是父亲第一次主动提出送我。   “哦,好的。”依然平静的回答。   看着坐在电视机前的父亲,一下子泪眼模糊,一瞬间,所有画面不断的浮现;时间在我们的平静中悄然流逝,十几年的光阴,是平静之流下的暗涌,静水流深,父爱无言。那鬓边的白发,那脸上的皱纹,那脊梁的弯度,那手掌的硬度,一下子变得可见,可感,可触……   是的,当遭遇挫折跌倒时,我们总是从母亲的微笑里找寻温暖,从父亲的威严中获得坚定,是父爱让我们跌倒了之后毅然站起,是母爱让我们站起来之后勇敢的坚走下去。父亲的那份平静给了我足够的独立,我又想起了那句冷冰冰的“笛子就在那里,自己学去就好。”此时此刻,我分明温暖的听见父亲在跟我说“问题就在那里,自己面对就好。”像父亲的笛声的一样,这话语悠远清扬。   父亲驾驶着摩托把我送到了村口,按照往常(被母亲要求送我),父亲总是等我卸好行李就立马回去,留给我一个远去的背影,留给我一种冷漠的感觉。但这次,父亲帮我卸了行李,骑着摩托车,不熄火,迟迟不走。   “爸,天挺热的,要不你先回吧!”   “没事,回去也不知道干什么,等车来再说。”   等待也是沉默的,两双眼睛望着车来的方向,就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终于车来了,平行线慢慢靠拢,交汇于停下来的公交车。   我提着行李上车,回头说了句:“爸,走了,回去吧。”   “好,马上就回去。”爸哽咽着说道。哽咽,对,是哽咽,平静的哽咽,我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车开动了,我回头看,父亲骑着摩托车跟着,这并不是回家的方向,我们两眼相望,急速的相交。   “路上小心,到了给个电话。”   “会的,自己保重身体。”我哽咽,羞于人前,没有哭出来,其实真的好想跑下车,抱着父亲好好哭一场,撒一次娇,重温儿时坐在父亲肩头的那份温柔,男人的温柔,然后大声的对他说:“爸,我爱你,辛苦了。”   可是,汽车没有停下,父亲的摩托停下了,距离越来越远,最后我的眼终于无法聚焦,父亲在视线里消失了。以前看到的都是背影,而这次是那张平静的脸,一前一后的转变,我用了十几年才明白其中真意:父亲的冷漠,教会了我在路上要的不是眼泪而是坚强;父亲的平静,告诉我长大是自己的事情,人要学着自己长大;父亲的厉骂,是恨铁不成钢。父亲的背影,透视岁月的景深,沉淀出那份无言大爱;父亲的脸庞,展示时间的角度,勾勒出那段无声岁月。耳畔又响起了父亲的笛声《渔舟唱晚》《涛声依旧》,悠扬清远,平静依旧,涛声依旧,岁月依旧,父爱依旧。   父爱无言,父爱有声,是掷地有声,因为耳际的笛声清晰明亮,极具穿透力,我知道,这份爱,无法轻易读懂,因为太厚重,也许只有当我也为人父之后才会有切身体会;但我也知道,这份爱,会一直伴着我,就像这耳际的笛声一样,山谷回响,绵绵不绝。  相关专题:父爱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父爱有声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