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情感小说 > 文章内容              情感小说

女人如妖(一至三)

作者:末梢 来源: 时间:2014-08-03 20:57:51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女人如妖(一至三)   (一)   “你结婚了吗?”   我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而虚弱的女人脸。   “我结婚了吗?”   还是那张脸!   声音里有要虚脱的迹象,身上浓重的消毒气味,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已经不属于人间了。   我披散了长长的发,用棉棒一点点的把指甲上猩红的指甲油摸掉,明天我还是要去医院的,然后我再在这样说不清楚是凌晨还是午夜的时间一个人回到这个还贴满着喜字的房间,欲哭无泪的感觉很悲惨,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哭,我自己知道。   医生说,那个生命恐怕已经没办法恢复知觉了,什么叫空白呢?那时我的大脑就是空白,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的感觉你有过吗?   白的揪人的心脏。   我很想梳理一下自己的长发,可是他的体温依然还在吧,我撩起自己额前厚厚的刘海,那有一条很丑陋的疤痕,象只还没发育完全的蜈蚣一样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可是韩晓说,他不介意。   瓶子碎了的声音,有鲜血模糊我的眼睛,还有人撕扯我的头发,疼痛,可是我喊不出来,我挣扎,挣扎,韩晓站在我身边,可是他的眼神很冷,我企求的抓住他的裤脚,可是,他那么冷冷的站着……   我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冷汗浸湿了我的睡衣,睡衣是真丝的,水红色的,韩晓说我穿着好看,并且这辈子我只能穿给他一个人看,不,是以后的好几辈子,我很愿意。   电话响了,里面一个女人苍老而愤懑却高傲的声音向我叫嚣着:“你这个妖精,你还我的儿子!”   电话是景泰蓝的,是我们这个新房里最奢侈的东西,韩晓说,因为他要经常出差,所以,这个电话就是他陪伴的我影子,这个影子能传来他的声音,会笑会说,会讲故事,说很多我感觉幸福的话。   韩晓现在静静的躺在医院的床上,这是我和他结婚的第5天,外面阳光很好,本来今天我们要去开始蜜月旅行的,火车票却躺在梳妆台上,那么安静,和韩晓一样。   医院长长的走廊,走起路来有回音。   我还是新娘,可是,我换了自己那套很久没穿过的黑色套装,我已经很久没穿黑色的衣服了,韩晓说我适合春天的颜色。   走进病房,她在,一个高傲的能蔑视一切的女人,我相信她的伤心是痛撤心肺的,因为她是韩晓的妈妈,可是我的伤心也是痛撤心肺的,然而她不相信,因为在她的眼中,我是让韩晓丧失意识的妖精,可能我真的是妖精。   我站在门口,看着在床边那个哭泣的女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应该走过去,看看全身插满管子的韩晓。   “啪”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再次空白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模糊了眼睛,眼前是个女人哭喊的模样,她想撕碎我,我知道,其实就算有人用刀子一点点的在我身上切割,也比不上我失去韩晓的痛了。   耳边的声音很嘈杂,好象有人把韩晓的妈妈从我的面前拉开了,她的哭喊也渐渐的远了,我走到韩晓的床边,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两个相爱的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心灵相通,我相信。   我能感觉身边的医生和护士同情的看着我,毕竟我还是个结婚才5天的新娘。可是我根本不稀罕这样的同情,我能用生命换取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二)   我比韩晓大,大了四岁,我大学毕业那年,韩晓才刚刚上大学,我工作了四年了,韩晓才刚刚毕业。   我不知道韩晓是怎么爱上我的,他遇见我的时候,我一个人血流满面的走在街上,按照电影里描写的,这个时候老天爷总是会下场大,增加点悲剧氛围,可是,那天没有,阳光很温暖,我的白毛衣被额头上的血染的斑斑点点,我知道马路上很多人在停下看我,他们好奇而麻木,甚至有些人是从我开始被挨打的时候一直跟着我走了好几条街,他们是观众,我是演员,我用自己的血演自己的爱情苦戏。   可是,我就想这么走,那些人说他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我知道,他们是那男人的妻子找来的,可是这个时候,那个曾经对我海誓山盟的人已经鸟一样依偎到自己妻子身边去了,既然如此,我就用自己做个故事的结尾吧。   这个城市很大,我象颗沙子。   韩晓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开着车,停在我的面前,我下意识的想绕过去走,可是,我感觉我被人扶上了车,后来我就疲劳的想睡觉。   醒来的时候,一个洁白的房间,白的床单,白的墙,还有眼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带着点天真,和真诚。   “你,那天挺恐怖的,正好我路过,就把你送到医院了。”   我努力的想坐起来,他的脸离我很近,我有点难堪。   “你别动,还是好好休息吧。”他大孩子一样笑了。   我也笑了,可是我不想说话。   医生说我必须要留院观察几天,可是我知道自己并无大碍,不过,从医院卫生间的镜子里我看见了自己额头上那条丑陋的疤痕,我当时很反胃,想吐。   后来,我知道了这个送我来医院的男孩子叫韩晓,比我小四岁,家里生活很殷实。   出院那天,我脱了病号服,从旁边的柜子里找自己的那件白毛衣,这时韩晓站在身后说:“那衣服我已经送去干洗了,你穿这个吧,你适合春天的颜色。”   一套淡绿的套裙,尽管裙腰有点肥,可是也将就了,但是不可否认,我穿这颜色很好看。   “谢谢,我会尽快把住院费还你的。”我充满感激。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柏。”我回头看看自己病床前的病历卡上,是韩晓给我编的名字叫“韩芳”,我笑了,韩晓也不好意思的解释说:“那天着急,顺口说的,不过你的名字很好听。”   “叶柏,我送你回家吧?”   “恩,也好,你有车吗?如果不耽误你的事情,我今天要用你的车。”   “哈,好啊,正好我没事,今天我做你的车夫好了。”   (三)   我和韩晓就这么认识了,那天他陪着我租了房子,搬了家,换了手机卡,买了新床,我和一种生活彻底告别了。   我把韩晓当成弟弟,也更是一个可以分享孤独朋友,这里面没有爱情。   韩晓有时会呆呆的看着我说:“叶柏,我那天马路边看见你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这么好看,你知道那天有多恐怖吗?我当时就感觉象个行侠仗意的大英雄!”   韩晓只叫我的名字,尽管我比他大了四岁。   “喂,好没礼貌啊,你该叫叶姐姐吧?”我有时候也会不平衡的发发牢骚。   “什么啊,看看你才到我的肩膀,怎么会象姐姐呢?”每每这时他就把我拉到镜子面前,自豪的揽着我的肩膀说。   不可否认,看上去,并不比韩晓大,后来,为了掩盖额头上的伤疤,我留了厚厚的刘海,这样,看上去,我的眼睛更大了,年龄就更显着小了。   我并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开始了写些关于爱情的文字,然后在一点点把它们变成铅字,我的生活渐渐的走入了平稳。韩晓总是我的第一个读者,可是他总是不满意我的写作基调,他说,我描写的爱情是灰色的。   对于我的故事,韩晓或多或少的知道些,可是,他从不刨根问底的打听,他总是会说:“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圆啊!”,呵,他从管他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有月亮,月亮是不是真的圆。   我总是被他逗的大笑。然后忘了伤心。   韩晓总会买来红的绿的水果和蔬菜还有香辣的鸡翅,我们吃的能到满嘴留油的程度,然后彼此在取笑一番,不知道为什么,在韩晓面前,我倒不象一个已经28岁的女人了,反而象个被他宠爱的孩子一样,常常得意的忘形。   但是,韩晓讨厌我吸烟,也讨厌我爱喝啤习惯,他说有了烟酒,女人会老的快,于是一听见韩晓的脚步声,我就会手忙脚乱的把烟头,啤酒罐乱藏一气,不过每次都能被韩晓发现蛛丝马迹,并当场揭穿,我总是没面子的耍耍赖就过去了。   我知道自己,快乐的背面是治不愈的伤痕,所以我需要麻醉。   韩晓比较少的陪我吃晚饭,因为他总是要回家陪他的妈妈吃,他的妈妈是这里有名的妇产科主任医师,已经退休了,并自己开了很有名气的诊所,韩晓却没继承母业,他学的是经济。   韩晓的父母在他10岁的时候就离婚了,韩晓跟着妈妈长大,韩晓的父亲据说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才放弃了他们母子,所以,韩晓很疼爱妈妈。韩晓的妈妈对韩晓也是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在韩晓大学毕业的时候给韩晓买了车。   知道了这些,我的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因为我不知道韩晓心里怎么看我的过去。  相关专题:女人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女人如妖(一至三)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