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文章 > 文章内容              生活文章

我这一辈子

作者:乾坤夜 来源: 时间:2014-12-07 14:58:54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我这一辈子   我这一辈子——唉!   我这辈子倒霉透了,我所向往的一切都变成了泡影,没有一件事可以让我心满意足。只是一生中最后的一件事,百分之百的遂了我的心愿,但又不可逆转的堵死了我后悔的路子。   这一辈子,中国所有的灾难都让我摊上了,五七年出生的时候,赶上反*派,我那当高干的老爸,因为直言不讳被挤到了*命队伍中的最右边,光荣的入狱了。我在还没有享受到幸福的时候就失去了幸福。在妈妈的含辛茹苦中,苟延残喘,总算活了下来。等到我能吃东西的时候,又赶上自然灾害,世上的东西好像一下子被吃个精光。连野菜、树皮都被人们弄去充饥。我挺着圆圆鼓鼓的大肚子,吸溜着一对长流不息的鼻涕,呵呵咧咧的朝妈妈喊饿,妈妈只有默默无声的流泪,流她那永远流不尽的泪。她实在拿不出可以添饱肚子的东西,她那微肿的、泛着菜青色的脸上,写的明明白白:但凡有一点吃的,她不会让我哭泣的。可惜我那时不识字看不懂妈妈脸上的文章,只知道饿、只知道哭、只知道用那一对长流不息的鼻涕去对仗妈妈那一对长流不息的眼泪   等到我兴高采烈的背着妈妈用旧裤子改制的书包去上学时,又遇上了文化大*命,学校里没人学习,好一点的老师都变成了臭老九。那么我算老几?顶多就是弄个老十老十一的当当。甭说学知识,狗崽子的称号就让我荣幸之至了。全班五十几个学生,就数我登讲台的机会最多,三天两头的就被揪到讲台上批斗一番。其实我有什么错?所有的错都是那倒霉的孔老二和我那倒霉的老爸犯的。只不过孔老二死了两千多年,我那老爸又在监狱里享受一级保护,他们无法揪过来批斗,只好拿我冒名顶替,当一下挨批的靶子罢了。好在我也被批的习惯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务多了不愁,多一次少一次也无所谓,让同学们出出心中的鸟气,也算是我为人类做贡献了。我也不觉得十分的冤屈。   好不容易毕业了,毛**他老人家又给我们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于是,我就积极的响应他老人家的号召,到那又穷又落后的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了。一段时间里,我曾想过:这些大字识不得一筐的老农,能教育我们什么呢?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他们教会了我怎么过穷日子,怎么使自己越穷越光荣。   七七年恢复高考了,我可是乐坏了,我想这回可该我出头露脸了,因为我毕竟有那老右*的遗传,文化知识上还自谓高出别人一筹。可是当我满怀信心的等候领取通知书的时候,结果却是名落孙山,噢,别说孙山,连重孙山的边都不搭。而那狗屁不通的大队书记的儿子却高中全县榜首,考入了哈工大。(后来才知道是有人做了手脚,将我俩的成绩调换了)   既然我不是上学的料,那就得认命,一扑纳心的等待另一个机会——抽工回城。皇天不负有心人,当青年点所有的知青都抽走之后,终于轮到我了。大队书记煞有介事的把我叫到办公室,大谈为了我抽工费了多少心,劳了多少神,说了多少好话。最后还十分诚恳的问我:“你就要离开奋斗四年的农村了,临走还有什么要求?”我受宠若惊,战战兢兢的提出我那想了很久的要求:“书记,就让青年点的大黄(一条我从家里带来的大黄狗)和我一起抽走吧,我担心我走了以后别人管不了它。”书记的大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不行不行,你走了是个大喜事,咱们总得欢送欢送你,乡亲们也苦,拿不出东西来,咱就把那大黄吃‘吱’吧(那地方将狗放在凉锅里,盖上盖压上石头,加火煮,听着狗的惨叫声从小到大,再从强到弱,直到寂静,煮熟后剥皮去膛,蘸调料吃,叫做吃‘吱’)”我含着眼泪,看着我的大黄变成桌上的佳肴,我还哪里吃的下去?空腹喝下一瓶白,醉的三天不醒人事,从此再也不敢吃狗肉;从此以后二十多年滴酒不沾。   抽工回来后也老大不小了,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又赶上晚婚晚育的高潮。要男女年龄之和达到五十周岁方可生育,也是我倒霉,娶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妻子,那一年,我二十六周岁,妻子二十三周岁,没有经过领导批准就私自怀孕了,于是在街道办事处一帮领导苦口婆心的劝告和无微不至的押送下,到医院去做人流。可怜我那没见过面的儿子,还没来的及哭一声就和我拜拜拜拜了。我那倒霉的妻子也落下了一个习惯性流产的毛病。一直四、五年我都无缘有个后代。   好容易熬到老爸平反,官复原职,我的命运也该改写了。可他老人家复职不到两个月,因心脏病复发(监狱里得的)一命呜呼,撒手西去。我想沾点光的愿望又成了泡影。这人要是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   进入不惑之年了,应该有个平稳的事业了,社会上又开始流行下岗,在这股强风的吹拂下,我咧咧沟沟、左摇右晃了一阵,终于不抵被风刮走的厄运,在下岗的行列中又光荣了一次。   下岗后为了生计,摆了一个小摊,卖点水果。每天与工商税务的公仆们打游击战。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连打带罚,血本无归。   去年还算不错,凭我高超的技术,受聘到旅游公司去开车。于是心满意足的开起了一个别人挑剩下的旧大巴,拉着游客漫山遍野的疯跑,心情总算高兴了许多。但是好景不长,前一段时间上班的路上,遇见几个小流氓欺负一个女孩,我不知天高地厚的上前挡横,也想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当我带着一身的伤痛来到岗位时,已经让来自山南海北的一车游客等了一个半小时。我满怀愧疚的发动起车,身后就传来铺天盖地的埋怨和怒骂声,我自知理亏,无言以对,只把满腹的冤屈往心脏最里面的贮藏室里狠劲的挤压。脸上木木的没有一点表情。这时我身后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好啦,大家就别再埋怨了,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谁还不行有点事?这位师傅半天都不说话,咱就别再得寸进尺了,大家多担待点好吗?”我回过头去,仍然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这位大嫂的话让车里的声讨平息了,却让我心里的压抑沸腾起来,我联想到儿时挨批斗的情景,一生中所有的不顺一股脑的蹦了出来,我心里的贮藏室爆*了。委屈让我的头脑发木,愤怒让我的神经麻痹,我一脚踩住刹车,回过头去冲那替我说好话的大嫂,横眉冷目的说:“喂,那个女的,说你那,就是你,你给我下车,我这车从来不拉马屁精,滚!”那大嫂百般不解的看着我,踌躇了一会,还是下车了。我狠狠的关上车门,加大油门,拉着一车游客朝悬崖下飞速开去……   哈哈!一车人全体遇难,无一人幸免。   我的灵魂在天空中飘飘荡荡,闲逛了一天,等到夜深人静,便去找那让我撵下车的大嫂,对她说,我很感激她,我一生中冤屈无数,只有她替我说句好话,今天对她的态度不好,希望她能理解。不想大嫂在梦中还是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太缺德,用一车人的性命去发泄自己的私愤,说她看错人了,替我说情真是瞎了眼云云。   哇!我哭了,我怎么这么倒霉,活着时一生不顺,死了以后还要被人唾骂。你说我倒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我这一辈子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