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不如不遇(一)

作者:安杨 来源: 时间:2015-05-25 19:15:4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不遇(一)   琴瑟既起,相思何解。   一   她第一次遇见以杉,是在奉天初冬的一个晴天。他从讲武堂出来,跟在一群军服挺括的年轻人后面,怀抱几本旧书,不知怎么就掉了队,一个人拾阶而下,长衫的尾意染上天空脆生生的蓝意。   川月当时刚自沪北上,习惯了租界霓虹闪烁的绚丽,偶然见这一画里拓下来的景,只觉得心头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下,不自觉地就朝他走去。大概是她皮靴跟底敲在石板上空洞的“哒哒”声,惊扰了他,还未走近,他便抬眸看过来。   “请问,惠临先生是在这里么?”   她低下头,赧然念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以杉只是低着头瞧他,眼底是不加掩饰的防备。那时节天下都不太平,外有敌患,内有各势力割据。奉天作为军阀统治之地,与国民政府暗中对立,安逸里挟藏的危机,令人不得不审慎。   川月等待了几分钟,未听到回应,便从皮夹里取出一张泛黄相片,递到他眼前,小相上是她与惠临的合照,在北戴河的鹰角石旁,仲春,白鸽成群结队的飞,晚樱横斜。   “我是他远方表妹,宋川月,请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以杉眼中防备之意渐渐释去,一种黯然随凉浮起。半晌,才看着宋川月道:“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很抱歉,他已在执行前一次任务时……牺牲了。”   那是十一年前,宋川月初次北上,在奉天讲武堂延绵的石级上,遇见了还是落拓书生的陆以杉,听闻了表兄的噩耗。心中的感受,宋川月描述不出,然而多年后再忆起,方惊觉彼时的万种情绪,早已在古人的词句中,写得清楚明白。   十一年前梦一场。   二   “快来尝尝我做的生煎包!以杉。”   宋川月从小厨房里,端出一盘外皮煎得金黄的汤包时,陆以杉正夹着几本旧书,从外面推门进来。一袭靛青色长袍,外套夹袄,衬得眉眼冷冽。不解地皱眉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宋川月抿唇一笑:“这是沪上时下热门的吃食,最近一直想着做点什么,来报答你的收留之恩,赶巧儿天寒最宜食这汤包了——你过来尝尝。”   这是听闻惠临噩耗后的一个月了。宋川月先前便是因家中出了变故,才千里迢迢来投奔远亲,现下表兄也出了事,她在茫茫的奉天城便举目无亲,也找不到落脚之处。幸得陆以杉收留。   陆以杉低下头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瞧了碟子里金黄酥脆,还撒着芝麻,香葱的汤包一会儿,忽然抬眸向宋川月道:“宋小姐,我留你在这里住,只是出于惠临的缘故,你不必如此费心。”   宋川月尴尬地一笑,在他旁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这些都是小事嘛。别说那么多了,你快趁热尝尝,冷了就不好吃了。”   陆以杉用筷子夹起一个汤包,侧目望了她一眼,才低下头去,轻轻咬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不待他咀嚼,宋川月便迫不及待地问。   陆以杉品味了一会儿,才点头道:“皮酥,焦脆,也是不错的手艺。”   宋川月笑道:“我就知道,以前有很多人称赞的。我看你也没请帮佣,以后我就帮你做饭吧,你也不用都在外面吃了。外面到底不如家里。”   陆以杉愣了愣,半晌垂下眼去,也不说话,兀自咀嚼着食物。   他那样一个人,向来就是沉默多过热闹,大抵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宋川月在讲武堂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随他回住处,也才发现他是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住。   看屋内的陈设,他并不像经济紧张之人,却不愿意请一个帮佣来照料自己生活,多半便是性格所致。他曾说过惠临是他最好的朋友——大抵也是唯一的朋友。   宋川月觉得,照顾他,自己责无旁贷。   于是那个冬天,宋川月便在陆以杉家中住下了,虽然那书生还是一副清冽的性子,也不与她言谈太多,但宋川月还是觉得很满足。那大概是她波折的一生里,最平静祥和的日子,每天都能在日落的时候,等待自己一见钟情的人回来,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三   “请问,以杉是在这边吗?”   宋川月抱着羊绒围巾,拦住迎面走来的一个学生,讲武堂的银杏路上,恰好人迹稀少。年轻学生双手插在军大衣口袋里,抬起头来,疑惑地瞧她。   “我是说陆以杉,陆先生。”   宋川月见他不解,连忙补充道。   眉眼稚嫩的学生,若有所悟地道:“你是说陆公馆的那个私生子吗?刚刚还在那边,就是沿着这个方向走。”   他微微侧身,向宋川月示意到,一条道上落满了银杏叶,铺得金黄。半晌又转过头来道:“不过小姐,你怎么会和那种人有干系呢?他可是很不祥的,出生的时候害死了自己母亲,前些时候连最好的朋友也……”   “打扰了!”宋川月飞快打断他,脸色苍白了一下,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然后不等学生反应过来,便揽着围巾朝他指的方向快步赶去。原本因气温骤降,想着以杉出门时穿得单薄,特为来送围巾,却不想听到这样的事情,宋川月思绪一时有些混乱。   倒是那年轻学生,立在后面,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一时神情有些复杂。   “祁少,这是怎么了?”被人拍了拍肩,回头才瞧见是一脸谑笑的钟起仁,祁洱把双手重新插回口袋里,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遇见了一个有意思的姑娘。”   银杏路尽头,是一溜青砖平房,大概就是平日里教学的地方。学生们三三两两地从单扇门里出来,却没有陆以杉。宋川月有些踌躇地在附近瞧着,看着他们高谈阔论,神情间意满志得,不知怎么心底就有些失落。她想起以杉,日日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度过孤独到失落的时光。   一直走,终于瞧见了以杉,他单手执一卷泛黄的书,倚在一棵参天的银杏树下,借金色落叶间细碎的阳光,仔细研读。微风吹过他的长衫,眉眼,仿佛染上了银杏的浅浅绚烂。   远远地,他便抬起头来。目光投向宋川月。宋川月这回相信,不是由于自己靴底弄出的声响了,她刻意放轻了脚步。他只是,习惯于警惕。   “你怎么来了?”远远瞄到她,以杉看不出是否高兴,只是习惯地地皱眉道。   “天这么冷,你竟然还在外面读书。”宋川月向来有自来熟的性子,再加上已经相处了两个多月,语气就更加熟稔了。她几步走过去,停在他面前,把灰色的羊绒围巾递过去。   陆以杉垂目看了看,低声道:“其实……没有那么冷,你不必刻意跑一趟。”   “你是不习惯有人关心你么?”忽然间福至心灵,宋川月睁大眼眸问。   “什么?”陆以杉微微有些讶异。他似是没听清,又像是听清了后不太明白。宋川月忽然想到,这么久来,他对自己表现出的疏远和冷淡,或许只是因为没有习惯有人在身边。如果真如那个年轻学生所说,以杉是陆公馆的私生子,出生时便没了母亲,那么他从小就是缺少温情的,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对感情也更加敏感,谨慎,甚至不愿接触。   宋川月抬眸,凝望了他半晌,忽然道:“我是说——我喜欢你。”   陆以杉侧脸,睁大眼眸看她。   “恩……”宋川月终归还是有些羞赧,低下头去,断断续续地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你……要接受我吗?”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不如不遇(一)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