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不如不遇(二)

作者:安杨 来源: 时间:2015-05-25 19:15:4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不遇(二)   四   一阵忽然从远处刮来,银杏叶自下而上卷起,金色蝶般在树下飞舞。陆以杉一袭长衫立在宋川月面前,愣住了似的沉默。落叶自他眉眼飘逝而过,遮住了神情。   宋川月心中正忐忑,长路尽头却有两三个着制服的学生走过来,老远看见两人,讪笑着向陆以杉吆喝:“哟,这不是陆家的小子么?旁边这么漂亮的妞儿,是什么时候找的姘头?”   陆以杉迅速转头望向他们,眸中隐有火焰簇燃。   “这么了?”两个学生勾肩搭背地过来,轻佻地笑,“不高兴了,陆大少爷?”   “卓成安,周止。”陆以杉沉声道,“你们俩最好安分点。狐假虎威也要有个限度——祁洱都不理会你们了,还在得意什么?没了祁家借势,你们两个,神气什么?”   两人的脸色一下苍白下来,陆以杉眼中的不屑,真真切切,而他的言语,他们也无从反驳。被祁家抛弃,是他们难以掩饰的痛处,没有了这股势力的支持,他们的确未必比得上陆公馆的一个私生子。   “你……”咬牙切齿,却不晓得要说什么。转目看见宋川月,卓成安嘲讽道:“这就是你女友?”   陆以杉上前一步,挡在宋川月面前:“你们最好别打其他主意,倘若伤了她,你们命也不够偿!”宋川月心中一暖,刚想开始说什么,却听到他继续道:“惠临的表妹……便如同我的妹妹。”   宋川月心中一沉,望向他,他却一脸认真的神情。   自那以后,陆以杉与她的相处,就变得有些别扭。陆以杉依旧每日按时回来用餐,每次也都认真地品尝,天气骤冷时,宋川月也不辞辛苦,去为他添衣或送围巾。以至于讲武堂同一期的学生,几乎都和她熟悉起来。   然而俩人间的交流却越来越少,原先宋川月还变着法儿找话题,如今也尴尬地沉默下来了。那天的事情,陆以杉一直没有再提起,宋川月仔细揣摩了许久,觉得大抵自己是被委婉拒绝了。毕竟是妹妹,不是爱情   宋川月自认为是豁达之人,也不断在心里劝慰自己,不要在意这点儿事。然感情之事,向来都是上天掌控的范围,由不得人。何况陆以杉还从未离开过她的视野,而在她实在心切,仔细观察陆以杉时,竟似也能从他眼中,看出点淡漠以外的情绪来。宋川月觉得,相思成病,果然是真的,古人诚不欺我。   时光如而逝,奉天转眼间就进入了深冬。一场又一场的雪,从凋零的银杏树林间,呵满雾气的毛玻璃外飘落。宋川月在沪上时,不常见雪,现在瞧着也新奇。   某一日,窗外的树枝初染白,她正在小厨房里琢磨着新菜色,冷落许久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宋川月愣了愣,警惕的走过去,朝门缝外面望。这所房子虽刻意租在讲武堂附近,却也选了僻静的地方,知晓的人不多。正是乱世,谁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   想了想,宋川月还是缓缓把门推开,除了随风而入的雪,还有雪中撑一柄深黑长伞的男子,着翻领中山装,短发偏分。   “宋小姐,在下是讲武堂的钟起仁,特来为祁家二少呈送请柬。”   他从随身夹带的提包里,取出白摺纸印制的请柬,上面还留着祁家瑰红色纹章。”Request the honor of your company”,是以流利花体,勾在结尾处的字句。   五   祁家,奉天省势力最盛的家族之一,暗中与奉系军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商界上也大有作为。宋川月想不出,自己何时与祁家的二少有过接触,不过听到钟起仁所言的讲武堂时,就大概明白了。   讲武堂为原来的东三省总督所创,如今为奉系军阀培养将才,从这里毕业出去的学生,以后大抵都要加入军队。其中除了通过苦读考上来的寒门子弟,自然也有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通过招揽人才,或刻苦历练,为自己的军旅生涯做准备。祁家二少,多半就是讲武堂这样的一个学生,平日也与自己有过眼缘。   虽然世非太平,从江浙一路到北方,舞会却层出不穷,以各种名义。宋川月这回接到的,是在祁公馆举行,遍邀讲武堂学生的一次圣诞舞会。   以杉多半也接到了邀请,宋川月想了想,便决定去一趟,也当是为这漫长冬日,添一点乐趣   然而她却没有得以与陆以杉同行,这几天他在家中停留的时间愈来愈少,见到宋川月后,也尴尬地垂下眼去,不说什么。终于有一日,宋川月在书案的一角,瞧见了偶然遗落的一页纸,展开看,竟是各种出租的公寓信息。   那天晚上,陆以杉在用餐时,隐晦地向她提出,自己打算搬出去住的想法。   宋川月只是凝望了他一会儿,沉默地起身回房。她想,原来自己到底也是会难过的。被人厌恶的滋味,竟是这样。他不仅是想疏远她,他连看,也不想多看她一眼。那么该走的人,便应该是她了。   从黄包车上下来,宋川月给了车夫一些银钱,独自朝祁公馆的大门走去。有穿着棉服的警卫在狮座石雕前,检查请柬,为深红木双扇门里络绎不绝来往的人流,指示方向。见到宋川月,一警卫也仔细查了请柬,点了点头,侧身为她指路。   传统庭院里,坐落的是一重重西式建筑。舞会在西侧湖畔的一座白色小洋楼里举办,此刻正灯火通明,从摇曳的窗扇外,可以看到人影幢幢。   宋川月不怯场,她在沪上就参加过许多舞会,此地虽陌生华丽,却比沪上的奢靡多了一层疏朗。再加上坐落在湖畔,天下微雪,更多的是感受到,来自古代传统的风雅。   扶旋转楼梯而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华光,装饰的圣诞彩带,低头微笑,饮,或互相交谈的人群。舞池里,一对对年轻男女翩然起舞,作派亲昵。深绿色圣诞树随处可见,坠着彩灯,和各色礼物。一处圣诞树下,立着一个年轻学生,双手插在剪裁得当的纯白西服口袋里,周围簇拥着一众女郎。似有感应似的,宋川月刚推门而入,他便回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六   那是那天在银杏路上遇见的学生,宋川月识人的本领向来强,何况后来又偶遇过几次。想不到他也记住了自己,刚想过去寒暄几句,瞧见他身旁殷勤的女郎,又望而却步。依稀听见有人称呼他“祁少”,宋川月当下就明白了,也就直接打消了过去的念头。只是朝他点头回礼。   她现在不想与奉天的势力纠缠太多,她已经做好了回沪上的准备。陆以杉不想见她,她就只能走得远远的,纵使心中再难过,也不要表现出来惹人厌烦。   彩灯装饰的一个角落里,有几个相熟的讲武堂学生,宋川月便端起一杯红酒,准备过去。冒冒失失却闯过来两个人,挡在她面前。   “哟,这不是陆大少爷的女友吗?怎么一个人来参加舞会?”熟悉的声音和面孔,卓成安连轻佻的笑,也与那时一样。宋川月微微退了一步,想从一旁绕过去,却被喝得烂醉的周止拦住了。   “这回可没那私生子来救你了,”周止含含糊糊地道,尽量作出气势逼人的样子,“怎么样,妞儿,跟爷去跳一曲?”   “周止!”卓成安狠狠掐了他一把,低声道,“给我小声点,这里是祁家的舞会。”说罢,他又觉得失了气势似的,昂起头来,瞪大眼睛打量宋川月。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不如不遇(二)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