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不如不遇(三)

作者:安杨 来源: 时间:2015-05-25 19:21:00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不遇(三)   宋川月心下有些无奈,只得和他僵持着。各自大眼瞪小眼,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卓成安显然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有心羞辱宋川月,又顾忌太多,只敢在这里吓唬吓唬她。只可惜宋川月又向来不是愿意示弱的主儿,两人各不相让,就弄得周围气氛诡异起来。   所幸没持续多久,远处的祁洱似乎就注意到了。他仔细瞧了一会儿,放下手中杯,朝周围簇拥的男女礼貌地微笑了一下,穿过人群,朝宋川月这边过来。   卓成安心下正琢磨着,这事儿要什么收梢,就瞧见这位小少爷,心中一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祁洱就立在了身旁,侧脸蹙眉看了他一眼。祁洱在讲武堂中,都算得上年龄极小的学生了,然而就是那还略显稚嫩的眉眼,却给人淡淡的压迫感。   “祁少……”   卓成安尴尬地笑道,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时运不济。   祁洱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只是转身,朝宋川月走过去。他单手背在身后,微微欠身,向宋川月伸出另一只手:“不知祁某,是否有荣幸,与宋小姐共舞一曲?”   宋川月愣住了。   这是什么剧情走向?为了解围么?   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正准备搭上去,却忽然被另一个方向,伸出的手抓住了,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微凉。   “祁二少,我家川月还有事,恐怕不能奉陪了。”   耳边传来冷冽,熟悉的声音。   七   “喂,慢一点,以杉!”宋川月被陆以杉抓着手腕拉了出来,他步子跨得很大,宋川月一路小跑都跟不上,“以杉!”   陆以杉停下步子,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他们已经出了白色洋楼,正停在宁静的湖边,波微澜,只有小松树林间,路灯灯光如月晕一样透出。   “怎么,你还想回去?”水光映着以杉的脸,晦暗不明。   “啊?”宋川月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   “你以为你参加的是什么舞会?”陆以杉低下头,秀眉紧缩,沉声道,“祁公馆举办的舞会那么简单吗?你以为讲武堂的学生,个个就是为了来跳支舞?宋川月,若不是我在你房间发现了拆开的礼盒,你现在是不是正在舞池和祁家少爷跳得正欢?”   “不就是一支舞嘛,”宋川月垂下眼,嘟囔道,半晌瞳人一转,抬起头来,“以杉,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陆以杉神色一凝,转过头去,冷声道:“这种场合的开场舞是有寓意的,更何况是祁家。你要是真接受了,不知暗中要被多少势力盯上。”   “所以你还是吃醋了嘛。”宋川月双手在背后交握,脚尖微掂,有些小得意地道。   “我没有。”   “那我家川月中的‘我家’,是几个意思呢?”   “这是东北俚语,一般用来增强语气,没有实义。”   宋川月偏头,看着陆以杉在灯光里微微发红的侧脸,唇角轻扬:“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解释。”   “你以前都在沪上,自然不了解这些。”   “那你给我机会了解你吗?”   陆以杉一愣,转过头来,却遇上她异常认真的目光,宋川月站得很端正,梳着一头蓬松长发,凝眸望他,系着的浅紫色发带,在微中轻轻飘浮。   陆以杉轻轻叹气:“川月,你不懂。”   她不懂,一个私生子的世界是怎样的,她不懂陆家私生子要承受的压力,以及无法自主的人生。她明明那样天真,懵懂,一看就是被人精心呵护着长大的,何苦与自己纠缠在一起。   “我看见你整理好的行李了,”陆以杉闭目,沉默了许久道,“既然打算走了,还问这些做什么。”   “以杉……”   “我是陆家的私生子,见不得光的身份,”陆以杉抬眸凝视着她,声音不带波动的道,“我有很多的无可奈何,也有很多难言的痛处,你没有必要一同去体会——就如刚才晚宴上祁洱所说。”   宋川月一怔,小洋楼里晕眩的灯光,似乎又打照在眼前,众人惊异的眼光,埋头窃窃私语的样子,仿佛又浮现在周围。陆以杉闯进来,拉着她的手,在吊顶灯绚烂的光芒下,和神情微动的祁家二少对峙。   “陆以杉,”这是祁洱最后一句话,“你自己要面对的一切,自己清楚,何苦要再拉别人进来?”   是,同样生在亲情淡薄如水的家族的祁洱,比谁都明白,一个私生子的身份,会给陆以杉带来多大的压力和阻碍。陆以杉这么多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得不到亲人的关怀,又摆脱不了家族的阴影。被想要亲近的人疏远,被不相干的人嘲讽,一个人习惯孤独。孤独这个词,说起来轻描淡写,却足以让人陷入无止境的黑暗。   在那种黑暗里,仿佛万物都停止了生长,人世间的一切都对自己没有意义——陆以杉知道,深陷其中的自己,有多么渴望光明,他如溺水后苦苦挣扎的人,一但抓住机会就决计不愿放开。他不能这样对待宋川月,那太自私了。   所以不如就这样放弃,一个人陷入黑暗,一个人沉沦。   她还那么年轻,何苦陪自己一起。   陆以杉看着宋川月失神的样子,苦涩一笑,转身要走,却忽然被身后伸出的一双手环抱住。   “以杉,”她的声音细长而轻柔,“陪我跳支舞吧。”   陆以杉动作一顿,缓缓回过头去。宋川月偏着头,半靠在他背上,脸颊白皙,神情掩在昏黄灯光里。   “你和祁洱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觉得,如果能长久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也不会是别人了。”   “以杉,谁教我对你……一见钟情呢?”   八   年岁递迁。   转眼七年时光,如水瞬剎而过。   1928年,上海,礼查饭店。   坐落在黄埔江与苏州河交汇处的这座灰白建筑,这日显得格外热闹。华灯初上,缤纷迷幻的光芒便从浓墨重彩的弧形拱窗里,一重重璀璨涌出。洞开的门扇里人流穿梭,掮客,名流,舞女,淑媛交织往来,市井弄堂的琐碎气息,便与巴洛克式的富丽堂皇,流利地融合在了一起。   远东第一大饭店,不着边际的纸醉金迷——仿佛上海繁华的缩影。今夜在顶层孔雀大厅,举行春天的第一场舞会,遍邀各界名流。冬天已经过去,社交季如春风姗姗而来。   陆以杉一身军呢大衣,步伐迈得极快,进了大厅,把外套脱来交给后面跟着的秘书,着挺括军服在人群熙攘里回顾。枝形水晶大吊灯的光芒,自绘刻繁复的穹顶倾泻而下,刺得他双目微疼,不得不低下头去。   “上校,还没有找到么?”   秘书忍不住在身后问。她知晓今日要跟陆家公子来这里,特意梳了个时髦的发式,谁想一路上这位年轻军官,竟是看都没来得及看她一眼。   “接到的消息是真的吗?”   上校没有回答她,只是反问道。皱眉颔首,一如她经常窥到的那样。这样英俊的人,年轻有成,为何不能多笑一笑呢?秘书有些遗憾的想。“卓少尉是这样说的,前不久才在这里瞧见过。”   陆以杉低下头,皱眉念了一个名字,含糊不清,便抬起头来,往人群里过去。着丝绸旗袍,高开叉的裙摆绣月季,春兰一众花卉的名媛们瞧见他身影,纷纷拾起高脚酒杯,纤腰楚楚地过来。   “这不是陆公子么?今儿个怎起了心思来跳舞?”   “前些天还听闻上校在天津,还想着那十里洋场又添了风华,不想小女有幸,今夜便见着了。”  相关专题:

相关美文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不如不遇(三)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