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

【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不如不遇(四)

作者:安杨 来源: 时间:2015-05-25 19:15:4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不遇(四)   陆以杉深吸了口气,越过簇拥的众人往大厅里望。他素来厌恶这些场合,若不是为了——为了那个人,他决计不会千里迢迢赶来。七年了,他念念不忘,一天比一天刻骨铭心,她到底还欠他一个解释。展眉一望,竟果真远远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陆以杉一愣,推开身边人群大步走过去。   那是一个高挑的女郎,着西式曳地碎花洋裙,长发烫成海藻般的黑卷,披在半裸的肩上。正和一衣装革履的中年低头谈笑,眉目流丽。陆以杉步子一顿,心中生出几许犹疑。远看着是有几分相像,可仔细瞧,这装束并不是她一贯的格。太过锋芒毕露。   直到那中年男子后退一步,微微欠身,向她伸出右手:“川月小姐,不知陈某是否有幸,与你共舞一支。”时,陆以杉才反应过来,心中一种奇怪的不悦悄然升起,他几步走过去,拦在中年前面:“真是抱歉,我和这位小姐的一支舞,还未跳完。”   他回过头去,抬眸望向宋川月,冷声道:“七年了。”   九   七年,足以改变任何一个人。   再相见时,他们彼此竟都已判然不同。   宋川月望着陆以杉,微微一愣。他的眉眼,比起以前的清冽,添了许多血与战役里,历练出的沧桑和锋利。唇薄一线,军服挺括,浑身拒人千里的冷漠气息。   七年前离开他的时候,他还是初下决心,与陆家对峙的讲武堂年轻学生,而今却已是奉系军队倚重的军官,陆公馆承认的少爷。宋川月这些年转徙各地,逃避他的同时,却一直风闻他的事迹。   从加入军队,枪杀陆家反对他的势力,到一步步高升,闻名奉天,整个北方的过程,宋川月都知道,他怎样从一个不问世事的书生,蜕变成如今的炙手可热的陆军上校,血泪与艰辛。她却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陆以杉,那么漫长的时光,他还没忘记她。   宋川月退了半步,咳了咳低声道:“这位先生认错了吧。我从未见过你。”   陆以杉垂下眼来,看她的目光轻蔑得近乎失望:“那倒是我莽撞了。小姐是不姓宋,还是名非川月?”   “井川月。”宋川月头越来越低,看不清神情。倒是旁边那个中年痴痴地笑了,“这是日本酒井家的小姐,刚从奈良过来。小伙你果真是认错人了。”   陆以杉没有理会他,低头盯着宋川月嘲讽道:“你不是惠临的表妹么?我可不记得惠临说过他是日本人。”   听到这句话,宋川月本来就苍白的脸,更像白得纸一样。她咬了咬唇,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转身就忽然往外跑去。陆以杉措手不及,刚要追上去,身边又有人围拢过来,等费劲摆脱了她们,宋川月的身影却完全消失不见了。   “宋川月!”陆以杉低声道,攥紧了手指。   “诶,年轻人,”旁边的中年旁观了这一幕,心知肚明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你也别难过,川月小姐毕竟很受欢迎,前些天奉天祁家的二少来寻她,也被拒绝了。不只你一个人啦。”   陆以杉转过头来,扫过他的目光,如刀锋冷冽。   宋川月出了门便拦了一辆黄包车,逃回公寓。一路上望着黄浦江茫茫的江流,心中竟也有些茫然。从珠串包中拿出皮夹,低头翻看在奉天照的相片,陆以杉的面容,竟又浮现在眼前。   当年种种。   ——都是她的错,明明说了那么多山盟海誓,在陆以杉终于撤去最后防线,接受了她时,她却在陆家即将到来的威压下,落荒而逃。留下陆以杉一个人面对。在整个奉天都知晓,陆家私生子疯了,傻了,为了一个女人与家族对抗时,她却丢下他,独自潜逃。   没什么好辩解的,陆以杉恨她,怨她,都是理所当然的。她不奢求挽回什么。只是没想到,七年了,他竟似乎一点没淡忘。当年陆以杉接受她时,就曾说过,自己是个执拗,甚至顽固的人,得到了的东西誓死也不会放手。她以为那是情话,却没想到如此认真。   她没有勇气去面对,即使只是看到他熟悉,却陌生的眉眼,也难受得心痛   ——砰   车夫忽然停了下来,原来是拐角处撞上来一个喝醉了的男子,染黄军装,肩章凌乱,宋川月慌忙下车扶起他,待他抬起脸来,才发现又是个熟人。   “卓成安,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数年不见,当初那个飞扬跋扈的讲武堂学生,相貌倒是没什么变化。宋川月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吃惊的问。   “周止死了,老子当然一个人了!”这个年轻少尉,一脸凄凉苦笑,浑身酒气地道,“宋川月,你他妈还不去找陆少杉,对得起这些死去的兄弟吗?”   十   宋川月离开的那些年,奉天发生了很多事。卓家和周家失了势,两人被家中牵连,投入狱中。是陆以杉把他们解救出来,让他们帮忙寻找消失无踪的宋川月。   陆以杉执拗,骨子里有着书生的狷介,却在一方面超脱地客观,稳重——这也是他得以在七年内,做到这个程度的原因。所以往日的恩怨可以不计,把认识宋川月的人都找来,各地游历探寻。然而这种战乱的时代,原本就不太平,总有人死于擦枪走火的争斗。   周止就是其中一个。那个眉眼憨厚,却还要努力作出趾高气扬的年轻学生。   “一开始谁想帮他找?”卓成安醉意醺然,咬牙切齿地道,“他不记仇,难道我们哥俩儿就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宋川月,我就是没见过他那么固执的!天天来眼前晃——”   陆以杉一直都是那样一个人,冷却的熔岩,要么了无声息,不起波澜,要么就沸腾滚烈,从地心喷涌上地表。宋川月从前只见过他的前一面,她走之后,他便再也不以清冷掩饰自己。   没有必要,也不想了。   卓成安后面的话,宋川月忽然就听不进去了,似乎整个世界离她越来越远,只有当初的情形,隔了遥远的时光,在脑海不停萦绕——“宋川月,你确定要我陪你跳这支舞?”   “当然确定了,我干嘛要开玩笑?”   “那么你听好了,这支舞一但开始,就不会轻易由你结束。”   恍然一惊,宋川月似有感应地回过头去,陆以杉竟不知何时立在街道了对面。一身军呢大衣,容色皎洁,帽檐压到眉上。军人的英挺在微风被衬得淋漓尽致。   他动了动唇形,宋川月分辨得清清楚楚。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宋川月趔趄着退了半步,愣愣地望着他,迈着步伐走过来。卓成安在旁边醉得要歪倒在地上,车夫苦着一张脸去料理。陆以杉走过来,停在宋川月面前,昏黄的灯光下眉目低垂。   “你要解释么?”   他的声音清冽如二月的泉,微寒。   宋川月张了张嘴,又闭上,低下头轻摇。   陆以杉,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再多的借口,也掩盖不了那些事实。与其如此,何不让并不美好的真相,永远尘封。   陆以杉抬眸看她,自嘲地轻笑:“这么说,只是我当初看错人了?找一个人七年,原来也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宋川月,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他的笑容渐冷,宋川月颤抖着抬起头,却看见他慢慢挽起一只手臂的衣袖,肌肤薄而苍白,疤痕狰狞。一条深长的伤口一直从上臂蜿蜒到手腕。   “拜你所赐。”他嘲讽地微笑,“我才有机会面对这一切,从一个私生子的阴影里走出来。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宋川月。”  相关专题:

相关美文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不如不遇(四)的读后感
优发娱乐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龙8娱乐下载齐乐娱乐在线龙8娱乐下载
优发娱乐优发娱乐在线优发娱乐pt客户端下载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优发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